2019年04月02日 周二
您的当前位置:深度解析
云南大力推进村民小组活动场所建设
阵地建到家门口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9日 [打印]

“推动村民小组活动场所建设,争取全部解决。”自2017年1月十届云南省委第六次常委会议作出这一决定以来,云南全省共投入建设资金60多亿元,通过新建、改造修缮、共建共用等,保证了村民小组活动场所全覆盖。

在财政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云南为何要集全省之力,把活动场所建到村民小组一级?建成后,如何避免闲置浪费,发挥凝聚人心的功能,让活动场所成为村寨里人气最旺的地方?在脱贫攻坚中,各级党组织怎样用好活动场所,带领村民实现村美民富的梦想?大山深处、河谷两边、边境线上,记者走进一个个集学习、议事、文化活动等功能于一体的红色堡垒,探知答案。

——编者

为何要建到村民小组一级?

筑牢边疆稳定的堡垒

地处边境,山高路远,居住分散。对于云南来说,村民小组活动场所建设有着特殊的意义。“以前开个会,得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到村委会,遇上下雨,路就更难走了。”澜沧县东回镇回竜村景迈小组党员魏秀英对过去参加党组织活动的不便至今记忆犹新,“每次能到的党员没几个。”

“把阵地建到村民小组,让党员群众在家门口就有开展学习、议事、文化活动的场所,才能把人心凝聚到一起,保证边境的稳定和发展。”云南省委组织部组织二处处长业光远告诉记者。经各地反复排查,全省需要建设25000多个活动场所,才能保证每个村民小组都有可用的基层阵地。任务艰巨,但咬咬牙克服困难也要上。“党的一切工作到支部,这就是的底气所在。”

2017年1月,十届云南省委第六次常委会议作出决定,“推动村民小组活动场所建设,争取全部解决。”各级各部门将活动场所建设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各州市、县(市、区)党委及时召开常委会专题研究,成立项目组,逐级签订责任书、立下“军令状”,不等不靠,大力推进。

面对资金难题,云南各级党组织按照“各炒一盘菜、共办一桌席”的理念,采取“财政出资一点、党费补助一点、项目整合一点、挂钩单位帮扶一点”的办法,聚少成多,握指成拳。据统计,全省共投入建设资金60多亿元。

既要整合资源,也要避免重复浪费。临沧市采取盘活存量、调整置换、集中利用等方式,新建一批、改造修缮一批、共建共用一批。保山市整合美丽乡村建设、脱贫攻坚、兴边富民“一事一议”财政奖补等项目,同时把一些闲置校舍、废旧公房以及其他村集体资源充分挖掘利用起来,推进活动场所建设。

傣族、佤族、拉祜族等民族元素融入其中,活动场所成了村寨里一道道别致的风景。除了不少于70平方米的活动室,以及“有牌匾标识、电教设备、大喇叭”等“十有一配套”,对活动场所建设标准,云南只作原则要求,不求“一张脸谱”示人。

建设的过程也是调动党员群众参与积极性的过程。西盟县勐梭镇秧洛村博航八组党支部书记岩东主动砍掉了700多棵果树,把自家的土地让出来。在他的带动下,村民们共腾出1500平方米左右的土地,建起了一个宽敞的广场。“这都是为了寨子好,我一点也不觉得心疼。”

景迈小组党支部引导村民“绘蓝图”,组织村民投工投劳,自发进行土地平整、杂草清理等,既节约了成本又缩短了工期。“让村民们参与建设,他们会更有主人翁意识,对活动场所更加爱惜。”驻村第一书记杨建荣欣慰地说。

如何让群众用得上、乐意去?

打造多功能活动中心

夜幕降临,沧源县糯良乡贺岭村斗东自然村的活动场所热闹起来。音响里传出欢快的音乐,男女老少身着鲜艳的民族服饰,在广场上载歌载舞。“现在刮风下雨也不怕,这里成了整个寨子人气最旺的地方。”斗东自然村第二支部书记赵国祥介绍。这样的热闹场面不时出现在云南绝大多数村民小组活动场所中。

建好是前提,用好是关键。怎样才能避免一建了之,把活动场所建成群众用得上、乐意去的场所?按照“一室多用”的思路,云南各地将党组织活动场所与群团组织活动室、农家书屋、文化活动阵地等结合起来,真正把村民小组活动场所建成集党群议事、党员活动、综合服务、文体娱乐等功能为一体的综合活动中心。各地还普遍推行农村无职党员到活动场所义务值班服务群众制度,进行卫生保洁、接待群众、处置并上报突发事件等,将活动场所管好用好。

“只要是寨子里的事,都要在这里召开村民理事会,大家集体商量决定。”双江县沙河乡允俸村景亢组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俸华兰自豪地告诉记者,在活动场所,村民们共同制定出的村规民约,让景亢组成了远近闻名的“不上锁的村寨”。

活动场所的规范也带动了支部规范化建设。景迈小组党支部按月定好支部主题党日,还制定责任清单,对“三会一课”进行全程纪实、定期检查。“有了活动场所,小组党员的‘存在感’更强了。”魏秀英说。

前来活动的人多了,斗东自然村成立了一支文艺宣传队。他们自编自演的节目《歌颂党的十九大》《脱贫攻坚“西代勐”(佤语,意为“对好”)》等,通过歌舞、说唱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不仅在村里大受欢迎,还参加了市里的演出。“少数民族原来对很多政策不太懂,现在不仅我自己了解更深,还把这些政策带给了村民。”队员田开梅喜滋滋地说。

耿马县贺派乡落阳村泽安新村在活动场所建立“村史室”,开展“党的光辉照边疆,边疆人民心向党”等活动,汇聚起了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的强大正能量。看着“村史室”里展出的一张张老照片、一个个老物件,村民宝玉龙感慨万分:“村里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没有党的好政策,今天的好日子想都不敢想!”

在地震中,活动场所就是震区最坚固的阵地。9月8日,墨江县发生5.9级地震,全县1000多个村民小组活动场所的大喇叭及时响起,村组干部和年轻党员迅速组织群众到活动场所集结。搭起帐篷、接通水电、铺上应急被褥,震后10个小时,全县4000余名受灾群众全部住进了活动广场上临时搭建的“家”。

在脱贫攻坚中怎么发挥作用?

化身引领脱贫的“作战部”

景亢组村民谢贵英一有空,就会到村民小组活动场所内的农家书屋看书。她家牵头成立了养鸡合作社,为了把合作社办好,她迫切地想要多学一些养殖技术知识。

实用技能缺乏,脱贫路子不宽,内生动力不足……这些曾是挡在一些地方脱贫路上的“拦路虎”。进入脱贫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在云南广大边远贫困地区,村民小组活动场所被充分利用起来,成了党组织引领村寨脱贫致富的“作战部”。

设立农家书屋、开展技能培训,村民们在家门口就能学到实用知识。参加了村民小组在活动场所举办的甘蔗种植培训后,双江县勐勐镇彝家村上平掌自然村村民李光清在自家的甘蔗地里用上了全膜覆盖技术,亩产量从4吨一下就涨到了7吨左右。

电商等互联网平台陆续被引进活动场所,为村民小组带来了新的增收渠道。西盟县勐梭镇勐梭村五组党支部将800平方米的活动场所拿出一部分,打造电子商务中心。村民们种植、生产的咖啡、米荞、工艺品等在这里被集中收购、统一包装,之后将通过互联网平台卖到全国各地。

针对一些地方不同程度存在畏难厌战情绪、贫困群众等靠要思想严重等问题,今年起,依托村民小组活动场所,云南在贫困村全面推开“三讲三评”工作,以此激发贫困群众脱贫的内生动力。

在孟连县芒信镇拉嘎村永前一组活动场所,党员致富带头人李新洁分享的脱贫经历让村民们倍受启发。参加农村电商的培训后,李新洁在网上开了一家微店,专卖本地农产品。去年,一家人的收入就达到十多万元,摘掉了贫困的帽子。“现在政策这么好,只要勤劳肯干,一定能脱贫致富。”李新洁信心满满,“下一步,我想开农家乐,发展民族文化旅游,不仅自己富,还要带领大家富。”在场的贫困户无不热情高涨。

在党组织的带领下,活动场所正在激发村民越来越强的参与意识。西盟县中课镇班箐村探索在村民小组设置脱贫工作委员会,开发治安巡逻、环境整治等公益性岗位,通过对贫困户设岗定责,让他们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收益分红。斗东自然村成立了“巾帼志愿者”服务队,由妇女党员带头在村民小组倡导文明新风、开展人居环境整治。人心齐,动力足,在一个个边远村寨,村美民富的梦想更近了。